江溪

大江东去,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。
悲欢离合总无情。古今多少事,渔唱起三更。
二十余年如一梦,此身虽在堪惊。梧桐更兼细雨,一任阶前,杏花疏影里,点滴到天明。
这次第,一个时字了得。

当两个猫痴聊起绝育时,其中一个是发霉的文手→_→